-Y羑里R-Youri

你所掩饰着的,是什么

#emmm是裘杰的花吐症#
#有一点的蝶盲和园医园,忽视也没关系,就不打tag了#
#原梗是 @ღゝ◡╹)ノ♡ 太太的#
#是个猜到开头猜不到结局的短篇小甜饼#
#文风烂的一批嗯#
#自己立下的死亡flag怎样都要写完#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观看#
 
      

      裘克发现了一件事,那个伪绅士最近常常捂着嘴,脸色也不太好,平时稍微一挑拨就会和他恨不得干上一架的人,最近却只是在看他一眼后,就默默地和自己错开,以避免争端的发生。他有一些的好奇,于是特地选了个杰克心情比较好的时间段——下午茶时间,打算一探究竟。
      杰克终究是名英国人,而英国人对于下午茶的热爱是作为美国人的裘克所不能理解的。裘克以为又会看到杰克一脸愉悦的享受他的下午茶,然而没有。杰克脸上并没有往常的愉悦,桌上准备好的花茶看上去也已经凉了有些时间了。杰克在发呆。他依旧捂着嘴,愣愣地看着面前点缀着糖霜的糕点。
      "嘿杰克,你最近怎么都不和你丑爷我干架了?终于发现你打不过我了?"裘克没来由的有些慌了,因为面前的杰克,一切都不正常。他想试试激将法。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杰克好像刚从梦里醒来一样,说话时还遮着嘴,仿佛在掩饰什么。
      "所以说啊杰克,就算你终于发现你打不过我了,你也不必这么低落吧!打不过我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裘克有些看不得他这仿佛没了灵魂的样子,他还是比较喜欢原来那样子的杰克,那个疯得和他一样程度却又不是一个方式的虚假绅士。
      "如果你是来找我打架的,那我只能抱歉了。"杰克在听了裘克的话之后,细微地表现出了失落,从而露出了他所掩饰的东西——嘴角的红渍,手里的花瓣。
      "哈?桌上的糕点不吃,你在这吃花瓣?原来你还有吃花的爱好啊?"裘克有些不可思议。
      "……是吐花,"杰克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我走了。"说完,杰克起身离开了,连桌上的茶和糕点都没有收拾。
       "……"裘克有些不爽,什么叫我也不会明白的?看你最近状态不好好心来问问,怎么就又被怼了?不过,花吐?这名字耳熟,之前美智子好像提过?
      

       美智子正在整理自己,作为一名前艺伎,随时保持优美的姿态已经深刻在她的脑海里,更何况与海伦娜约好出去逛逛,就更要拥有完美的装扮!
      裘克看着她在镜子前左转右转,然后才转身向他鞠了一躬,柔声问到:"请问裘克先生找妾身什么事吗?妾身会竭尽所能的回答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关于上次你说的花吐,能不能再给我解释一下啊?就,有些好奇。那啥,我的一个朋友会吐出红色的花瓣来,这是一种病吗?是花吐吗?"
      "花吐啊,"美智子抬袖掩嘴想了想,"全名是叫花吐症,病症便是会吐出红色花瓣哦!至于治疗方法也不难,就是得到所爱之人的一个吻哦,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这样啊,谢谢,那我就不打扰你和海伦娜的约会了。"问到想要的就溜了溜了,再不走美智子的般若面就要显现了!
      "所爱之人的吻啊,那家伙会喜欢谁啊?该不会是哪个求生者吧!"忽视掉心底的一丝酸涩,裘克看了看轮班表,得知下一场是自己的监管者,想着暂时先把杰克的事放一放,反正他又不会死!嗯……花吐症,不至死的吧……应该不会的,美智子也说很好治的呀,那就是不会了……不会……吧?
       裘克擦拭着火箭筒,但现在即使是平时最宝贝的火箭筒也不能让裘克从发呆的情况中恢复过来了,最后都还是里奥去喊的他,让他准备上场了,不然,这局监管者就"恶意退出"了。



     "咳!咳!"杰克看着手中又多出一枚花瓣,认命似得,放下了刚刚举起的刀刃,意识艾玛继续修机,不用跑了。艾玛小心翼翼的回到密码机旁,见杰克又一次痛苦的捂嘴咳嗽,担心地开口:"杰克先生,您一直在咳嗽,是生病了吗?我可以请艾米丽小姐帮您看看的。"杰克忍着自心口一直传到喉咙的疼痛,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谢谢你的关心。"但手中来不及丢掉的花瓣让艾玛看见了,这使得艾玛瞬间想起艾米丽给她提过的,一种和绝症类似的病症,花吐症。这种病症治倒是好治,只需要得到所爱之人的一个吻,便可以痊愈。但,如果所爱之人并不知道,而患病的人也没有去表达出爱意,从而得到这一吻,那么,患病者会身体一直差下去,一直咳出红色的花瓣,直到咳出象征生命的最后一片血红色花瓣。
       杰克先生,爱上了谁吗?艾玛一边修机一边回想起平时杰克先生和周围人相处的情况。杰克先生对所有人都很和蔼,是真的如绅士一般。但大家都能感受到,那种和蔼,是种表面的,一种假象。真正的杰克先生,应该是疯狂的,毕竟他的名号还是很响亮的。虽然平时都看不出来……不,在面对裘克先生时不一样,那时候杰克先生整个人就生动起来,不再是那样如雾一般,看不清摸不着,弥漫着死气的感觉。所以,杰克先生是喜欢裘克先生吗?那,为什么不告诉裘克先生呢?不告诉他的话,杰克先生不是会死吗?杰克先生就这么悲观吗……



    "裘克先生——请等一下!!!"烦
    "等一下啦!!!"好烦
    "都说等一下啦!裘克先生!"裘克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到艾玛气喘吁吁地向他跑来,"你就不怕我锤你吗?!"裘克装作要打她的样子挥了挥火箭筒。艾玛稍微缩了下脖子,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裘克先生,那个,杰克先生好像患上了吐花症。"
     "就这事?我当然知道啊!"裘克满不在意的打算走人。
     "但是杰克先生喜欢你!而且花吐症没有得到所爱之人的吻,也就是你的吻,杰克先生会死的啊!"艾玛有些急了。
     裘克停顿了一下,然后压了下帽子:"那又怎么样,他死了就没人和我做对了,这是件值得我高兴的事啊!为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高兴的事,我今天就放了你,快滚。"然后拉锯继续去寻找下一个求生者。艾玛有些不可思议,难道,自己想错了?还是,杰克先生只是单方面爱着裘克先生呢?嗯,是了,应该只是杰克先生单恋着裘克先生吧,不然杰克先生为什么会不告诉裘克先生呢?艾玛又想起今天杰克那样憔悴的样子,手里的花瓣也已经很红了……


   杰克算了算时间,大概离他死的时间已经不远了,而他也不想去找那小丑要那么一个吻,就让他带着这个秘密走进坟墓吧……哈,也不知道作为恶魔的他还能不能有个安身之地呢?默默地将手里渐渐开始变得血红的花瓣丢掉。这花瓣,仿佛在吸食他的血液,越来越红,也越来越多,提醒着他所剩无几的时间。杰克拿起一旁的书本,自虐似得让身体里的疼痛肆意乱窜,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平时温和的绅士微笑,就像带着一张与脸融为一体的面具。裘克拿着杯泡好的热茶,走到杰克面前,看他一脸的平静,好像即将投入死神怀抱的另有其人一样,有些讨厌,又有些心疼。               "杰克,瓦尔莱塔泡了茶让我帮你拿过来。"
     "嗯谢谢,放那吧。"杰克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正奇怪今天的茶味道怎么不像平时那样茶香浓厚,就听到裘克说了句:"然后我在路上尝了口,帮你试了下温度,感觉茶的味道也不怎么样嘛,还没咖啡好喝呢!"
     "……裘克,"杰克嘴里的一口茶刚喝下去,听裘克说完,他突然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哦,是想干架的情况呢,"我淦霖酿!!!"


      后来?后来杰克的花吐症就好了呀!艾玛表示:妈的死给。


#嗯是新手写文呢,能看完这篇沙雕短篇小甜饼真的是非常感谢!!!我写不出原画的万分之一好!还有就是QL酱我对不起你,写毁了嘤QVQ#

评论(9)

热度(33)